8040威尼斯人
官网   align=absMiddle QQ:000001   电话:010-88888888  

我下嫁的实用老公,拖着5个穷亲戚。


时间: 2019-09-20    来源: 8040威尼斯人

  我下嫁的实用老公,拖着5个穷亲戚。


必须承认,当初下嫁给乔安国,就是贪图了他的美貌和实用。
他家一共兄弟姐妹五个,其中一个小时候因为感冒烧成了盲哑人。我嫁给他时,我爸气得住了院。 
我家是正宗的书香门第,爸妈都是大学教授,弟弟妹妹的婚姻都是非富即贵。我虽没能考上大学,但中专毕业后,进国企当了会计,老公乔安国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工人,没房没钱,还有一个残疾的弟弟需要全家养活。
可是,乔安国还是小乔的时候,182的个头儿,五官帅气逼人,身上的工作服永远干净笔挺,工作服里面的假领一直白得耀眼,我犯了花痴,一心追求他。 
婚后,我和他一大家子挤住在一起,日子过得鸡飞狗跳。直到儿子乔乐出生后,我爸妈实在不忍心,让我搬回了娘家。 
乔安国是家中长子,做得一手好饭,而且收拾家务堪称专业。自从我们住回家里后,弟弟妹妹回家的次数明显变频,不为别的,就为乔安国张罗的那一桌好饭好菜。 
渐渐地,乔安国就成了我们家的超级保姆,大家心安理得地支使他做各种家务,那态度很明显——你既然没能耐赚钱,那就应该做好后勤工作。 
这其中,包括我。 
毫不夸张地说,儿子小乔从小到大,除了喂奶是我亲力亲为,其他一切事务几乎都是由乔安国料理的。 
他的任劳任怨让我们过得和睦温馨,但唯独一件事让我不快,那就是乔安国对他那个穷家的牵挂。
今天他妈病了,明天弟弟结婚,后天妹妹出嫁,大后天那个残疾弟弟又出事了等等,总之,那个家就像一团乱线,缠在一起,理还乱,剪不断。
刚搬离婆婆家那会儿,逢年过节我还回去一趟,可是,随着一次次话不投机,我索性一年也难得回去一次,谁家有喜事,我基本不到场,只出钱,不出人。 
日子久了,对于乔安国偷偷攒私房钱贴补家里这件事,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嫁给乔安国,别人看着不般配,但我乐在其中,至少在这场婚姻里,我可以因为优越而任性。
 
 Chapter2 
更何况,乔安国是一个如此实用的老公。
爸妈年纪渐长之后,生病住院的次数多了起来。父母每次生病,弟弟妹妹都是只出钱,不出力,我又手脚笨,全是乔安国无怨无悔地陪护。
爸爸妈妈慢慢被乔安国感动,对他的态度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居高临下,而是越来越依赖。 
2016年爸爸病逝,他缠绵病榻4年,全程都是乔安国照顾。他提前办了内退,我和弟妹三人乐得当甩手掌柜。爸爸临终前,留给我一句话:“对小乔好点,咱家都欠他的。” 
爸爸走后,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,片刻离不开人,我累得腰酸背疼。妹妹自己开公司,以喊我去公司帮忙为由,让乔安国接过了照顾妈妈的重任。 
2017年11月妈妈离世时,立了遗嘱,把她全部的财产和住的这套房子给了乔安国。 
去世之前,妈妈含着眼泪,对我们姊妹仨说:“我和你爸其实很失败,你们三个都顶不到小乔一个……”然后,握着乔安国的手,闭上了眼睛。
对此,弟弟妹妹包括我,非常不忿。就像妹妹说的,乔安国这种没能耐的人,吃苦耐劳不是他的美德,而是他的谋生手段。更何况,他靠着这一招,赢得了房产和爸妈将近30万元的存款,也算是他这个穷小子的人生逆袭了。
当然,妹妹这样说老乔,我还是要护着他的。好在,弟弟妹妹冷嘲热讽几句后,这件事就此翻篇。
他们在爸妈走后,依旧经常不请自来地登门,像使唤佣人一样:“姐夫,我想吃鲅鱼饺子啦”,“姐夫,馋你做的油豆炖排骨了。”
我把爸妈留下的30万直接存在了我的名下,准备留给了儿子乔乐。我怕这些钱到了乔安国手里,他背着我去帮衬过得并不富裕的弟弟妹妹们。 
我爸妈去世后,乔安国没了负担,开始照顾他高寿的老妈,跟兄弟姐妹频繁聚会。我偶尔参加一次,都会头疼很多天。
他们从头到尾讨论着退休能拿多少钱,哪里的芸豆便宜,这个季节要晒萝卜瓜子了……三句话,离不开吃喝拉撒,还聊得热火朝天。
每一次回去,乔安国都会带回各种吃的,轻描淡写地对我说:“家里人让我给你带的。”我嘴上不说,心里却打着算盘:这些年,我帮衬着他们的那些钱,够买多少这些东西。
后来,公公婆婆也去世了。可是,乔安国一家的聚会依然一周一到两次,无外乎就是在一起吃吃喝喝,家长里短。
 
 Chapter3 
然,人有旦夕祸福,无论如何没有想到,生活极其精细的我,在例行的年度体检中,被最终确诊为淋巴癌中期。
我当时就坐在了医院的地上,赶紧给乔安国打电话。乔安国轻车熟路地帮我联系医生,安排了住院,排上了手术日期——这几年,他净跟医院打交道了。
一切就序后,我才想起给弟弟妹妹报告这个坏消息。结果,弟弟在美国出差,妹妹一家三口在海南旅游。他们不约而同地给我往卡里打钱,豪气地对我说:“姐,你不用担心钱。”
是啊,人在病中,钱就是最大的底气。
然而,手术后,我再有底气也慌成一团。乔安国忙里忙外,端屎端尿,儿子小乐偶尔来搭把手,可是,他不说,我也看得出来——一脸茫然。更多时候,他只是拿着个手机在我旁边坐着,吊瓶眼看见底,甚至要我来提醒他。 
见儿子粗心,乔安国干脆二十四小时陪护。结果,三天不到,他的高压就熬到180。 
小乐对他爹说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舍命不舍财,请一个护工啊。要是你俩都倒了,我一个人怎么可能照顾得过来。” 
那语气,多像曾经的我。关心是一部分,嫌麻烦才是真相。 
这一次,乔安国也动了气:“你妈那么要面子的人,能忍受护工帮她翻身、接屎接尿啊,这是钱的事嘛!” 
看着乔安国紫里带黄的脸色,我心一横,让护士长帮我请了护工,命令乔安国必须住院把血压降下来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朱亚文读信:一生与死亡较劲的史铁生
下一篇:没有了

8040威尼斯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