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40威尼斯人
官网   align=absMiddle QQ:000001   电话:010-88888888  

首位黑人女性诺奖作家托妮·莫里森逝世:她的离去,如同一把黑色火炬的熄灭


时间: 2019-08-07    来源: 8040威尼斯人

  首位黑人女性诺奖作家托妮·莫里森逝世:她的离去,如同一把黑色火炬的熄灭


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消息,美国诺奖作家托妮·莫里森于当地时间8月5日去世,享年88岁。随后,她的出版商证实了该消息,但并未透露具体的死亡原因。
 
 
 
作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黑人女作家,无论是艺术成就,还是依靠文学完成的政治成就,托妮·莫里森都是世界文学史上一位十分重要的作家。她的代表作有《所罗门之歌》《宠儿》《秀拉》《最蓝的眼睛》等,除小说外,还写下了大量文论,担任教科书编辑,在文集《在黑暗中表演:白色性和文学想象》中关注在美国受到压迫的黑人群体。
 
 
 
 
 
托妮·莫里森( 1931 年 2 月 18 日—— 2019 年 8 月 5 日)
 
 
 
莫里森在文学上的成功,激励了许多美国黑人,让他们相信自己能够从黑人传统的历史、民间故事与族群中获得尊严与力量。1996年,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“奥普拉俱乐部”选读了莫里森的小说,创下了1300万人观看的收视率。这些作品除了让读者——不管是黑人还是白人——意识到种族歧视的存在之外,还在不同的价值观与群体中,找到了具有共性的人格尊严。
 
 
 
她的去世,就好像一把黑色火炬的熄灭。作家生命的光彩就此逝去,但人们对光明的向往与记忆,读者对个人命运与自由选择的反思,将通过阅读与创作的方式,继续在这个世界上传承下去。
 
 
 
 
撰文 | 宫子
 
 
 
 
 
黑人家庭的回忆
 
 
 
 
“怎么不行呢?一个黑人为什么不能成为鸡蛋?只要他愿意,就能当个鸡蛋。”
 
 
 
“不会。不会成为鸡蛋。他身上没那种东西,这同他的基因有关。他的基因不会让他当鸡蛋,再怎么拼命都不行。天性不允许。‘不行,你不能当鸡蛋,黑鬼。嗯,要是你愿意,可以做乌鸦。也可以当一个大狒狒。可当不成鸡蛋。鸡蛋太难,太复杂,也太脆弱,况且,还是白的。’”
 
 
 
——托妮·莫里森《所罗门之歌》
 
 
 
1993年,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决定将当年的奖项授予美国作家托妮·莫里森,以表彰她“用富有远见的力量和诗意的形式,为美国现实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层面赋予了生命”。托妮·莫里森就此成为了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黑人女性。
 
 
 
黑人,女性,获奖者。这几个身份如果放在今天,显得见怪不怪,甚至有些让人感到疲乏。在平权运动和#MeToo兴起的当下,我们称此为“政治正确”,相应地,也产生了“反政治正确”。我们会质疑获奖者是凭借着自己的身份而非作品站在了聚光灯下。这或许是因为,今天我们在面对许多问题时,直面的并不是现实,而是事件或概念,许多冲突在屏幕面前,其本质不过是情绪的撞击罢了。而托妮·莫里森,则是真正经历过那个充斥着血淋淋现实的年代,那个经历过大战、剧变、秩序重建与混乱的20世纪。莫里森亲身经历了黑人缺乏人权、在社会上任人宰割的岁月。她与之前的黑人文学前辈一样,用语言和故事抨击不公平的社会,并支持受歧视的黑人同胞寻找自己的力量。如果就此来说,1993年的荣誉反倒只是证明了诺贝尔文学奖一贯的迟缓。那个最需要它们给予作家鼓舞和支持的年代早已经过去。
 
 
 
 
 
2019年的纪录片《托妮·莫里森:我的作品》
 
 
 
托妮·莫里森于1931年出生于美国的俄亥俄州。她的母亲出生于南部的亚拉巴马州,她的父亲则出生于佐治亚州。他们因为无法偿还债务而逃到了北方,同时也逃离着南方的佃农制度。但后来的经历证明,即使在美国北方,黑人也难以获得哪怕最基础的人权。托妮·莫里森的父亲经常对他少年时经历的一件事情讳莫如深,在15岁的时候,镇上的白人对两个黑人动用了私刑。尽管他从来没有告诉过莫里森自己看到了尸体,但是,谁都明白在那个年代里,私刑意味着什么。难以在这种记忆中继续生活的父亲希望能在北方寻找到一些安定。然而残酷的事实再一次泼出了冷水。在莫里森2岁的时候,他们家里的公寓突然被人纵火,而原因仅仅是因为莫里森的父母无法按时交付租金。放火的时候,她和父母全都在家。一家人拼命才逃出火场。
 
 
 
在经济大萧条的年代里,底层黑人的生活非常困难。他们面对的不单单是言行上的歧视,还有生命安全的威胁。一切,都没有保障。
 
 
 
这是一段黑暗的家族经历。但是,托妮·莫里森的父母明显不想让这延续到女儿的身上。在莫里森逐渐长大,开始形成自己的记忆与故事的时候,她的父母没有告诉她黑人在社会上有着何等悲惨的遭遇。她的父亲只是给她讲黑人传统的民间故事与神话,教她识字,阅读,听音乐,还搬到了一个多种族融合的社区,在那里让女儿上学。
 
 
 
“当我上一年级的时候,没有人认为我自卑”,托妮·莫里森回忆起童年的时候,曾经说道,她在综合社区里完全没有意识到种族歧视的存在,“我是班上唯一的黑人,也是唯一可以阅读的孩子”。
 

分享到:

8040威尼斯人